湖北金细蒙脱石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 0724-4819888
传真:0724-4819318
Email:jxmont@126.com
QQ:2514326030、466894302
 

中国新改革,企业新活力

    对于改革举措,社会上总有人担心难以落实到位。此次全会通过一些有力举措向外界表明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坚定改革的决心,狠抓落实确保改革“不放空炮”

    当2万多字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公布后,舆论立即给出了十分积极的回应。

这份含有60项改革任务的文件,几乎回应了会前舆论热议的所有问题,显示出胆魄十足。不少人甚至将其与35年前打开中国改革开放大门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相提并论。

    这份被寄予厚望的改革方案,提供了怎样的改革思路,又将如何确保改革落实?

    以经济体制改革为重点

    11月15日,《决定》全文公布。在公布之前,新华社播发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十大看点---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一文,率先预热。

    这位来自中央经济核心决策部门的官员对即将公布的庞大改革方案作出整体分析。在分析中,他再次提到了过去多年中央高层在阐释中国发展问题时反复强调的现实基础。 “当前中国存在的最突出最根本问题还是发展问题”,“中国正处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阶段,下一步发展面临诸多难题和风险,过去支撑快速增长的条件也在变化,只有加快经济领域改革才能释放更多发展动力。”

所以,虽然全会主题是全面深化改革,但坚持问题导向原则,把经济体制改革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强调发挥经济体制改革对其他领域改革的牵引作用。

    市场的角色

    要发挥经济体制改革的牵引作用,关键在于解除当下经济体制对发展的制约。

    针对这一问题,此次全会提出了新“药方”。

    11月12日晚,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后,官方随即发布会议公报。尽管当时尚未有改革细节透露,但仍有不少人在表述温和的公报中捕捉到了一个显着变化:公报提出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媒体随即将此表述与此前的中央文件作了对比:从中共十四大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来,中央的纲领性文件中,市场的地位已经数度变更。十五大提出“使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十六大提出“在更大程度上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十七大提出“从制度上更好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十八大提出“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决定》全文公布后,抛弃了“基础性作用”的定位、被赋予“决定性作用”的至高地位的市场,其改革“引擎”的角色分外突出。

    产权怎么保护

    在具体的改革任务中,《决定》以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开篇,并首先提出“完善产权保护制度”。

    《决定》对于市场“升级”的力度,从其具体表述安排可见一斑:产权是所有制的核心。健全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产权制度。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

除此之外,《决定》还提出,国家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和合法利益,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依法监管各种所有制经济。

作为市场经济的制度基础,对产权制度的强调成为《决定》最受关注的亮点之一。

有媒体评论:决定在产权保护方面提出的新要求和想法,对消除非公有制经济的各种顾虑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决定的颁布,无疑让非公有制经济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这一表述,是《决定》后文对非公经济予以支持的基础。

    要素市场化突破

    吴敬琏认为,当前中国市场有三个主要缺点,一是在条块分割的基础上使得市场碎片化;二是存在许多妨碍竞争的行政干预、垄断行为;三是发展不平衡,比如说要素市场的发育程度很低。

此次改革方案提出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直指市场碎片化和行政干预等问题,赢得舆论叫好。与此同时,吴敬琏所说的第三个问题,也是舆论关注的核心。

    政府的手什么时候能伸出去

    推进政府职能转变,是今年全国两会后中央政府花费力气最多的事情之一。

    10月2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应邀在中国工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了经济形势报告,提到半年多来,中央政府已经取消和下放221项审批事项。简政放权的政策,向社会、向市场释放出非常积极的信号:鼓励就业创业。今年第三季度,全国新设市场主体同比增长18%,其中民企数量增长31%,这种迸发式的增长印证着改革成效。

    《决定》推出的改革方案,除了再次强调进一步简政放权,最大限度减少中央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外,还对政府职能作出更为全面的界定。

    在指导思想部分,《决定》明确提出,政府的职责和作用主要是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加强和优化公共服务,保障公平竞争,加强市场监管,维护市场秩序,推动可持续发展,促进共同富裕,弥补市场失灵。

    《决定》亦在具体细节方面有所规定。